二次元的兔子

啊!脑洞!

脑了一个基本上就是个洞的段子
(我的脑子大概就是个洞啊)

====
监军苏哲从北境大胜归来的多年后,霓凰夫妇回金陵述职。
接风的家宴上,早已嫁作人妇却仍带兵坚守一方的霓凰看着主位上两位兄长看似旁若无人实则已经收敛不少的互动,又想起当年被现冲支配的恐惧,不禁感慨道:“其实当年的金陵,最明亮的不是林殊哥哥而是我啊!”
不意突然被人提起当年那个颇有情人眼里出西施意味的戏称,梅长苏脸颊一红,转头着恼似地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奈何始作俑者宠溺得笑着收下了这一瞪,还好奇得连番追问道:“哦?这是为何?我可是觉得小殊的光芒无论何时都夺人心目不可忽视啊?”
因为一句话又被撒了一把狗粮的霓凰无奈至极,便道:“此亮非彼亮,我当年真是太天真了居然成天见得跟在你们俩后面当电灯泡!”

一个没长好的脑洞

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洞!
(不知道能不能占tag)
如果苏哥哥所差点掉马的细节都猝不及防得在同一时间发生了会怎么样!
比如苏哥哥第一次告诉水牛我选你的时候被水牛杠铃一般的笑声惊到,一边搓袖子一边无意识得摸了块桌上的榛子酥进嘴里,毫无意外得过敏得一塌糊涂,这时候飞流冲进来大喊“水牛!坏人”就要开打,苏哥哥拼这最后一丝神智制止了飞流并让飞流带自己回苏宅,一路上苏哥哥迷迷糊糊得拽着已经有一点起疑就跟来了苏宅的水牛的袖子喃喃@景琰别怕”
(但是并没想到要怎么把拔剑梗塞进去…心塞…)

一个陌生吴邪的来信

你,那个从来没意识到我的存在的你啊!我对你来说只是在哪里都能擦肩而过的人之一,你只会注意到自己的吴邪,和他一起下斗,一起找回忆,一起涉险,一次次救他,直到青铜门之期将你们分开,然后永远分开;而我,我早已走完这段你将经历的路程,明天就将迎来死亡的最终结局。
因为我们本体的执念和青铜树的能力,无数个我和无数个你被创造了出来不断的相遇相知相惜离别,而后在死前用执念继续创造无数个你和无数个我的相遇相知相惜离别,周而复始。虽然不知道我们本体当初有没有想到过这样的后果,但大概对他们来说,即使无法挽回最后天人永隔的局面,总是在相遇也是一种幸福吧。
作为第五十七个吴邪,在故事开始之前一直和其他的吴邪一起挤在我们的小古董店里。大概因为每一个我的时间流速都是一样的,每一秒都有一个新的吴邪毕业来到古董店,每一秒也都有一个吴邪收到三叔的短信,火急火燎得开车出去。第五十六个吴邪的手机响了,看来我的剧本也要开始了。跟着比我早创造出来的吴邪,一路擦肩而过了排着队向反方向走去的无数个你。在本体擦肩而过的地方,我擦肩而过了和我相对的五十七号张起灵,我知道那是与我匹配的张起灵,按照设定我本该回头看一眼他的背影的,不知为何我却完全不想这么做。跑到三叔的楼下,在我大喊的前一秒,从我身边擦过的,是你,第三百七十号张起灵,那个让我现在魔怔了一样念着的你。与前面无数个你一样,穿着蓝帽衫,背着刚从三叔那里得到的黑金古刀,一脸淡漠得没有任何人能入眼。怔了一秒的结果,就是我和五十八号吴邪一起喊了那句台词,大约是合声共鸣的音量太大,打断了你的思路,你稍稍瞟过来了一眼,我又是一愣,差点和五十八号吴邪撞上。不知怎的,那句本该在回头看与我相对的张起灵时冒上心头的他娘的这小子拽什么拽此时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只知道吴邪视角的我并不清楚你还记不记得,大概即使记得也是那个在路中间与你擦肩而过的三百七十号吴邪吧。我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张起灵,即使你是,我们的悲剧也早已设定,但说不出为什么,我总是会忍不住注意你,偷偷期待在我的每个章节即将结束时才开始自己章节的你。

打嗝 (校园日常脑洞梗)

不知道为什么,吴邪吃完午饭就开始打起了嗝。明明午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和胖子老痒他们又说又闹的,走出食堂就开始不消停,连执掌论文生死大权的指导老师走过打招呼都忍不住又抽了一声,硬生生喊成了“教、嗝、授好!”周围人笑倒了一片,向来不苟言笑的教授都扭曲了嘴角,挥挥手示意了一下就快步走过,不久这个方向就传来了一阵大笑声。

吴邪被嘲笑得满脸通红,努力想忍住下一个嗝出来的冲动,好容易快要扼杀在喉咙口了,看见闷油瓶走过,不自觉扬起笑脸相打招呼,结果功亏一篑,又一声“嗝”就这么直愣愣得冲到了闷油瓶面前,损友们又一次笑倒在地,连闷油瓶都愣了一下。

潘子衷心护主,看不得小三爷羞愧得快冒烟的样子,思索半天勉强想起了小时候看到过的土方,小孩子涨了气打嗝,旁边人就猛得大喊一声,受了惊吓打嗝自然就好了。

胖子一听,大喊“都让开都让开,看你胖爷的!小天真你看着啊!”说着就猛得凑近吴邪“Wow”了一声。

吴邪明显吓了一跳,一张嘴又“嗝”了一声。

周围又是一阵笑。老痒结巴着“胖、胖子你、你不、不行、行啊,看、看我、我的!老、老吴、你、你论、论文初、初稿被、被毙、毙了!”

吴邪一脸无奈,一脸妈的智障表情内心无数吐槽翻滚着,奈何还在打嗝吐不出来。

突然面前多了一张放大的脸,线条分明,皮肤白皙,面无表情,这他娘的不是闷油瓶小爷跟他姓!正愣神间,嘴上多了一个柔软的触感,这闷油瓶子在干嘛,碍说起来闷油瓶还比小爷矮那么一公分,这么嘴对嘴的造型他肯定踮脚了,没踮脚也说明小爷鼻子比他长比他挺,旁边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了,等等等等,我们这是,亲上了?和闷油瓶?小爷保存了二十来年的初吻啊!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就这么没有了啊!不过三叔说小时候我约好要娶小花的时候就亲过小花,所以现在这大概不算初吻了吧!那小爷没这么亏了,反正这个闷油瓶子的嘴也很软亲得也很舒服也不吃亏,碍不对不对,重点是小爷他娘的被闷油瓶亲了!

恭喜贺喜,吴小佛爷的打嗝症状终于治好了,但脸上煮熟症状什么时候能好嘛,始作俑者那位有点闷的张小哥表示,等吴邪习惯了就好了,不会太远了,大概。